• Shanghai Translation Company
  • 上海翻訳会社
  • Shanghai Translation Company
  • Shanghai Agenzia di traduzioni
  • Shanghai Empresa de Traducción
  • Société de Traduction Shanghai
  • 상해 번역 회사
  • 上海翻译公司

您的位置:上海翻译公司>翻译资讯>什么是「翻译腔」?「翻译腔」是好是坏?

什么是「翻译腔」?「翻译腔」是好是坏?

回答1

如果翻译的东西读者一读就觉得“这是翻译出来的”,随后就出了戏,就算是“翻译腔”了。

翻译腔的根本成因是两种语言之间的差异,由以语法差异和文化差异为主。

先说说语法。

以英文为例,英文比中文更重视结构的完整,经常扔出层层叠叠的长句。如果在翻译的过程中把从句的结构都保留下来,中文读者可能会看起来犯晕。所以译者往往会把特别长的句子肢解为若干短句。

又或者@邢小乐 的答案中“我们为什么不坐下来喝杯咖啡呢?”就是典型地把“Why don’t we~~~”转移到中文中,问题就出在这个保持句子有主谓结构的“我们”上。

再说说文化:

“kick your ass”翻译成“踢你的屁股”就是由文化差异导致的翻译腔。在翻译中处理为“弄你狗日的哦”会好很多。

———————–

翻译腔这东西不能完全避免,因为译者是夹在两种语言,两种文化的中间做搬运工,完全拷贝根本就不可能。 要想追求原汁原味,就会有点儿翻译腔;要想追求容易理解,就会损失原文的韵味。

翻译腔是好是坏?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不必强求一致。在实际操作中,也以不同译者的翻译哲学而不同。

翻译腔带来的语法和习惯用语如果能流行开,慢慢也就融合到原有的语言中去了,再过一百年,说不定已经是辞典上的标准用法了。

回答2

谢邀。
@楼上各位 已经将“翻译腔”做了个很好的阐述,在此赘述无意。
再从翻译学家的角度对“翻译腔”好坏的界定做个补充。

  • 或许可以引用到施莱尔马赫和韦努蒂的归化、异化翻译法。归化是将源语变成目的语的一部分,让目的语读者读来感觉不到是经翻译而来的;异化则是保留源语的特色(如语法结构、表达方式等)让目的语读者一读就能感觉到原文的痕迹,甚至知道是从什么翻译过来的。试把翻译腔比作是异化,虽然会有翻译的痕迹,但也不失为让原文“在场”的一种办法,这对于保留原文的主体性,促进目的语表达法的多样性有帮助。
  • 再说本雅明的“纯语言”,本雅明之所谓“纯语言”最基本的意思是指巴别塔毁灭之前,人类所共有的语言。巴别塔之后,人类便忘却了本来的纯语言,而译者的目的便是帮助人们找回那个纯语言。从这个角度来看,“翻译腔”不失为一种找到纯语言的好办法。
  • 各家之言各不同,要说尼采的哲学翻译官则强调译者的主体性,翻译为我所用,几乎忽略原文,翻译出来的东西就是目的语所有的,更别说翻译腔了,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庞德翻译中国古诗也完全是将原诗揉碎,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的改写。因而也不会有翻译腔。食人翻译观也是注重将源语消化,为我所用。

观诸家之言论,似乎对翻译腔的好坏无法下定论。结合楼上各位对翻译腔的阐释,再来看翻译腔的好坏,似乎没有绝对。

回答3

事实上,当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不是非常确定我知道什么是翻译腔。不过我觉得有些时候当我们说“翻译腔”的时候,我们事实上在说“像翻译的”——那就是说是一种让人理解觉得它是翻译来的,而不是原来用他自己的语言写的的一种翻译。

Actually, when you ask me this question, I am not very sure that I know what is translationese. But I sometimes think that when we are saying “translationese”, we are actually saying “translation-like”-- that is to say, a kind of translation which makes people immediately feel that it is translated, rather than written originally in his own language.

回答4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所谓翻译腔,除了已有很多知友提到的句式结构差异之外,还有一种情况是译文的择词不当。

本来想从我以前改过的问题译文中挑出几句作为直观范例,可惜我家小电近日故障,目前暂用家中台式机,不便查找相关存档= =

简单来说,以英文为例,同一英文单词所包含的所有含义,各自对应的很可能并不是同一个中文词,即便可能是近义词,或是可互相联想到的词。但是在对应的中文语境中,会有惯用或精确的搭配用法。
最常见的一种情况就是,译者择词完全囿于英汉字典所列的中文词,甚或只会用该词最基本、最“标准”的那种含义,套用在任何语境的句子中,大抵也不能说是错译,但就是词组的搭配生硬,或是不精确。
这种问题在人文社科类译文中尤为常见。

+

今天跟朋友探讨一首日文诗的翻译,发现自己的初稿简直就是我上面提到的翻译腔的佳例啊!特此分享www

原文:どんなに白い白も、ほんとうの白であったためしはない。一点の翳もない白の中に、目に見えぬ微小な黒がかくれていて、それは常に白の構造そのものである。白は黒を敵視せぬどころか、むしろ白は白ゆえに黒を生み、黒をはぐくむと理解される。存在のその瞬間から白はすでに黒へ生き始めているのだ。

初译:任其何等洁白,白却并非源自地道的白。无瑕之白,实则内藏肉眼不可见的黑之微粒,这往往就是白的组成部分。白又岂会仇视黑,毋宁说白很清楚,正是这份洁白才催生、助长了黑[1]。早在诞生的刹那,白就已展开向黑演变的一生。
[1] 此句最初理解有误,为错译。

二版:任何程度的白,均非脱胎于纯正的白。不含半分阴翳的白,其实有肉眼看不到的黑之微粒隐匿其中,白的构成多是如此。可见白与黑并不对立,反倒是这白生育了黑、滋养了黑。白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已展开了蜕变为黑的一生。

回答5

简单说,就是照搬原文语言特点和语法结构。翻译腔会让目标语受众读起来感到有点奇怪,但只要没有严重的语法或逻辑错误,则无碍信息的传递。个人觉得可以适当保留一些翻译腔,这样可以让读者尝到“原汁原味”,了解异国的语言文化和原作者的行文风格。如果过于追求雅(如同前阵子很多TX热衷于用文言来翻Jobs一封很普通的情书,还引以为雅)而抛开原文风格雕琢文字,就未免过度演绎,失去了翻译的本来意义。

回答6

说实话,我还真没认真研究过这个问题,虽然平时上课老师经常讲:“这个句子的翻译不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人家读者一看就知道是翻译过来的,生搬硬套,痕迹太明显“。
但是究竟哪些译文的表达被认为“翻译腔”太浓厚,我平时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判断,就是看着译文,我能把原文猜个八九不离十,那这样的翻译我就视为不够完美。我有时也会把自己的译文发给不会德语的朋友看,如果他(她)完全理解了,而且读起来不觉得坳口,那我就满意了。

但是我也要展开自我批评。我刚学翻译的时候,因为每次译文老师都一一修改,怕犯错误,就紧扣原文,选择汉语的表达句式时放不开手脚,尽管把原文的意思表达出来了,避免了语法和理解上的错误,但是表达不够流利,读起来不是很顺畅。
练习时间久了,自己才敢慢慢体会到,翻译时,不一定要一句扣一句的翻译,只要理解了原文,在表达上,完全可以更改句式的顺序,拆分句子,用“自己的话”表达出来,也就是紧扣原文,但又超越原文,这个度很难把握,但是效果会更好。

先说这么多吧,后续再慢慢补充。

回答7

翻译腔大致是按照某种非母语的语法习惯翻译过来的一种句式。
我觉得翻译腔没什么不好的,它跟港台腔、方言腔没什么区别。任何一中自成体系的语言都有自己的语法习惯,就是你习惯不习惯的问题。现在网络上流行各种体各种词各种腔,我看人们用的也不亦乐乎。只是翻译腔的“话语权”掌握在少数翻译人手里,所以多数人会不习惯。只有能表达清楚,阅读的人能理解,就可以。
甚至,我认为翻译腔在修辞表达上比汉语还有特点和文采,干嘛不吸收这些优点呢。

回答8

我觉得这个题目下的各位回答者都偏向问题的同一个方面亦即翻译了,而忽略了翻译腔这东西对另外一方面的影响,亦即文学。

关于翻译,上面诸家所论已经相当详实,简而言之,翻译腔在翻译过程中,是一样由于语法、文化、形态等诸多因素之差异而导致的尴尬局面,是在“保留原作风貌”和“寻求流畅表达”,或说“信”与“达”之间寻求一个微妙平衡点所致的几乎是必然的产物。从功能主义的角度来看,相信大多数读者而言,是不喜欢翻译腔太浓重的作品的。而作为译者,深知这是极难以避免的,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是几乎所有译者都想要避而远之的。

但,若把翻译腔的影响仅仅局限于翻译作品,那就有些偏颇了。我们都知道大量阅读是写好文章的基础,而在如今这个年代,一个人的阅读量里不知有多少会是翻译过来的外文作品甚至是外语原文作品。这些作品中,哪怕是对翻译腔问题处理得极好的翻译作品,也都多少带着西方人思维方式(说意识形态好像不太合适)的痕迹。随着这类阅读量的增加,这种思维方式(及该思维下形成的语言习惯)便对读者,也就是汉语文学的创作者,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逐渐见之于创作者自己的创作之中,句里行间的,便形成了汉语原创作品中的翻译腔。有时连读者都不易发觉(因为毕竟不是翻译作品),就更不用提作者了。但久而久之,这种影响越加越深,如果形成了潜意识的习惯,该会是一名作者极难克服、极难抗拒的顽疾。

之所以说它在文学的角度“不好”,是因为这样的种种表达,并不是自然、地道、真正流畅且符合约定俗成的汉语言用语习惯的。之所以说它“可怕”,是因为这种不自然、不地道、不流畅、不符合往往都藏得太深,因为它乍看上去好像“没有语法问题”,没有“大问题”,因而被人忽略,进而甚至为人接受,直至你被动接受了仍不能自觉,如是便改变了一个人的语言习惯。

于作家的个人作品风格是如此,放大到整个民族,于整个汉语文学的发展,甚至是于汉语语言的变形,都是如此。作家影响读者,作家间相互影响,读者间相互影响,所以说,翻译腔之存在,逐渐将见之于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影响到接触外文的每一个人。这也正解释了为何在那些接触外文化较多的作者(尤以中、新生代作者为甚)作品中翻译腔比较浓厚,而莫言这类老派的作家,笔笔都是黑土地里滋养出来的纯粹的中国话。

BTW,前面有朋友提到了Venuti和Schleiermacher,谈到他们的“异化(Foreignization)”和“归化(Domesticating )”,还有“食人翻译观(Cannibalism)”,鄙以为用在此解释翻译腔的产生与发展并不合适。作为文化学派的代表人物,这两位所强调的正是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如何通过操纵(manipulate)与改写(rewrite)译文而达到某种文化目的,强调的是之于传统翻译流派观点,译者在翻译过程中的“显性(visibility)”。这两人都是“异化”的支持者,不过他们的主张却又全然不同,一位是声称异化能够丰富德语,让德语成为统治欧洲的语言;另一位则是认为异化之存在有助于避免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入侵,从根本上保护弱势民族的语言与文化。至于“食人翻译观”,则是站在后殖民主义的视角上提出的,这种观点常拿来和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比较,不过就后殖民主义而言,其关键词无出“文化霸权主义”、“帝国主义”、“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侵略”等等政治色彩浓厚的词汇。可见,光从策略上的“异化”与“归化”并不能很好地解释翻译腔之存在,我个人更倾向于认为,翻译腔是译者自身在具体翻译操作时,“直译”与“意译”的拿捏不当所致,是被动的结果。而“异化”与“归化”,讨论的更多是文化多元性(Diversity)与同一性(Integrity)之间的关系,是通过主动的操纵,对原文的改写和对译入语的改造/保护。

一些拙见,方家见笑。

回答9

我做过的所有高中中译英,几乎都是翻译腔,因为老师就是从英语拙劣的翻译过来,又为了保持句子结构不让我们乱翻译,所以就成了特别恶心的腔调了。

比如下面这个悲伤的故事:
玛丽太漂亮了以至于很多男人追她。
他一见到玛丽,就情不自禁的被玛丽吸引了。
他们发出如此的吵闹声以至于我们不能专心学习。
– 他不爱她,不是吗? – 是的,他不爱她。
他直到玛丽去世才意识到玛丽对他有多么好。

回答10

汉语句子较短,英语定语从句/状语从句句子较长,一句五六行的不少,拆句子技术不好就生硬了。参见邓正来翻译的《政治学说史》。一页有四五个“乃是”。
怎么没人说中翻英的那些翻译腔呢,(当然好多是LD逼的),什么more and more, higher and higher, enhance our cooperation and exchange, in scientific outlook of development guidance…

回答11

翻译首先是一个语际转换过程。由于英汉两种语言在形态、结构和表现手段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能够直接用汉语按照英语的形态与结构把原作的意思再现出来的情况并不多。在大多数情况下,需要对原文的形态和结构惊醒适当调整,才能把原义妥帖、顺畅的表达出来。在词语的层次上,具体表现为此类的转换和次序的调整;在句子的层次上,则表现为句式的转换和句序的调整。

比如:

The new situation requires the formation of a new strategy.
如果我们在一文中保留上句原文中 formation 的名词词性,直接翻译作「新形势要求新战略的指定」,似乎也能传达意愿,但带有明细爱你的翻译腔。
只要吧该名词还原到器词根 form,既可转换成汉语动词,翻译作「新形势要求制定新战略」,这样读起来就通畅的多了。

有趣的是,自我国白话运动以来,在大量翻译作品的影响下,现代汉语也发生了明显的「欧化」倾向,名词的对切就是器典型表现。久而久之,这种现象已被大多数汉语读者所接受,并且成为一种文字分格。
例如:

The election of Obama amounted to a national catharsis – a repudiation of historically unpopular Republican president and his economic and foreign policies, and an embrace of Obama’s call for a change in the direction and the tone of the country.
奥巴马的当选可以视为国人的一种情感宣泄 – 是对以为历来最不得人心的共和党总统以及经济与外交政策的否定,也是对奥巴马改变美国前进方向和处世态度的号召的拥护。

另外,英语介词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其使用范围与频度上都远远超过汉语介词;许多形容词也不是用来修饰主语。诸多不同,这里就不再一一举例。

回答12

所谓”翻译腔“就是将西方语言翻译为“文雅”的中文的译法。
举例来说:What the hell happened?
翻译成:到底他娘的怎么回事?就不是翻译腔。
翻译成:究竟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事?就是翻译腔。
翻译腔当然是好的,因为它比较文雅,比较书面化,读起来比较舒服。事实上翻译腔是借用西方的语法,体现的还是中文的韵律。翻译腔运用得好的译者,通常本身中文功底就很不错。

Tags:

其他新闻

  1. 2008年3月7日布什谈论经济原文及MP3资料

    PresidentBushDiscussesEconomy   THE PRESIDENT: Earlier today I spoke with members of my economic team. They updated me on the state of our economy. This morning we learned ...

  2. 3月29日美国总统每周电台发言原文资料及现场MP3

    PresidentsRadioAddress   THE PRESIDENT: Good morning. Its not every day that Americans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the 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bu...

  3. 2008年3月13日布什精彩演讲原文及MP3资料

    PresidentBushDiscussesFISA   THE PRESIDENT: Last month House leaders declared that they needed 21 additional days to pass legislation giving our intelligence professionals ...

  4. 4月3日布什出席北大西洋峰会讲话原文及MP3

    PresidentBushAttendsNorthAtlanticCouncilSummitMeeting   THE PRESIDENT: Mr. Secretary General, President Basescu, thank you all very much. For nearly six decades the NATO Alli...

  5. 3月31日布什前往大西洋公约组织会议讲话及MP3

    PresidentBushDepartsforNATOSummit   THE PRESIDENT: Good morning. Laura and I are on our way to a very important NATO summit, and memb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are o...

  6. 2008年3月14日布什精彩演讲原文及MP3资料

    PresidentBushVisitstheEconomicClubofNewYork   THE PRESIDENT: Glenn, thanks for the kind introduction. Thanks for giving me a chance to speak to the Economic Club of New Yor...

  7. 4月5日布什会见克罗地亚总统讲话原文及MP3

    <P class=0 style="LAYOUT-GRID-MODE: char"><SPAN style="FONT-WEIGHT: bold; FONT-SIZE: 12pt; COLOR: rgb(0,51,153); FONT-FAMILY: 'Arial'; mso-spacerun: 'yes...

  8. 4月1日布什与乌克兰总统尤先科会谈原文及MP3

    PresidentBushParticipatesinJointPressAvailabilitywithPresidentViktorYushchenkoofUkraine   PRESIDENT YUSHCHENKO: (As translated.) Dear Mr. President, excellencies, ladies and ...

  9. 3月15日美国总统每周电台发言原文及现场MP3资料

    President'sRadioAddress   THE PRESIDENT: Good morning. On Friday, I traveled to New York City to talk about the state of our economy. This is a top...

  10. 4月5日美国总统每周电台发言讲话原文及MP3

    President'sRadioAddress   THE PRESIDENT: Good morning. I'm speaking to you from Europe, where I attended the NATO summit and witnessed the hopeful pr...

语通联系
  • 浦东翻译公司

    电话:021-51088600 / 58366833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8号东明广场1号楼23楼B座

  • 静安翻译公司

    电话:021-31261886 / 60871628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愚园路172号环球世界大厦2403A

翻译动态
翻译案例
语通新闻

qq静安 返回顶部